“我看这不是去赏桃花了,这是躲清闲去了吧。”太后眉梢扬了起来,“怕宁丫头在京城里头待着不适应,又怕咱们动不动就将宁丫头召到宫里头来,怕宁丫头拘束受委屈,急忙护着那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瞧着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瑾年这样,也算是事出有因,自己从小遭的罪,怕宁丫头再受一遍。”太后笑着摇了摇头,“这小子,得亏没有随了他爹的性子,知道心疼媳妇儿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既是他们不愿被拘束着,随了他们就是,往后若是他们不主动来,也不必刻意传了他们入宫,若是实在想的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,咱们就出趟宫去,瞧他们就是。”

    怕是这出趟宫才是重点吧。

    皇后瞧出来太后的心思,也不点破,是抿嘴笑了起来,“母后说的极是,到时候母后一定要记得带上臣妾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么好的机会,她也跟着沾沾光不是?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被皇后逗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皇后跟着也抿唇直笑。

    外头伺候这的侍女,嬷嬷们则是互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般婆媳和谐的场景,在从前是从未见过的,但在乔氏被封为皇后之后,却是时常看到。

    都说婆媳天生都仇家,到了这两个人身上,显然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了,太后原本便是大度有胸襟的人,皇后也十分聪明贤淑,这样的两个人相处起来,应该是有惺惺相惜之感吧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楚瑾年带着庄清宁,还有两个小包子一并正在山中游玩。

    竹子搭建的茅草屋,看着十分简单,却是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置身山林之中,周围是百花盛开,鸟雀啼鸣,俨然世外桃源一般,让人是心旷神怡,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这日,庄清宁跟楚瑾年还有两个小包子,去采摘一些桃花的花瓣,准备做一些桃花酥,也着人将桃花酥送往宫中,孝敬给太后、皇后,也算是尽一尽他们身为晚辈的孝心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,这般出行,即便是穿的十分简单朴素,可无论颜值还是通身的气质,在这山林之中,仍旧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正值山中百花盛开,又因为在京郊,春日之时京城之中也不乏权贵到这里来踏春赏花游玩,所以众人到是也司空见惯,因而并未过多关注。

    唯有一些不是附近村民,此时来山中想着春日里碰碰运气的,看到庄清宁一家时,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,又一条还算宽阔的溪流,冰雪融化之后,这溪水中的鱼儿都欢快了许多,从水中时不时的跃了出来,附近有在这里住的,拿了鱼叉或者网兜,来捞鱼。

    这会儿在溪水边捞鱼的,便是两个男子,一高一矮,似乎是两兄弟,一边说着话,一边将那渔网撒在了水中。

    待捞起渔网时,已是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只是两个人只捡那些大的扔到旁边水桶里头,小的若是还活着的,顺手便扔回到了溪水里头。

    “姐夫,差不多了吧,炸上两条,剩下几条炖了汤,给姐姐喝最好了。”个子矮的那人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是差不多了。”个儿高的男人点了点头,将那渔网给收了起来,“元忠你拎那个小桶,大的我来拎,待会儿下山的时候,再看看有没有蘑菇什么的,要是有的话,一并摘一些回去,你姐最喜欢吃炸蘑菇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姐姐爱吃,姐夫做的炸蘑菇,我都惦记着吃呢,炸的酥脆酥脆的,再撒点花椒面,盐巴什么的,香得很呢。”庄元忠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找些蘑菇,回去炸了来吃。”高个儿嘿嘿笑了笑,将东西收拾好,跟着庄元忠一并,往旁边小路上走。

    远远的,便瞧见山坡上头正拿着篮子,在那里仔细摘着桃花的庄清宁一家。

    如今的七王妃,日期的宁和县主,出身恩济庄。

    对于庄清宁的奇闻,庄元忠早已有所耳闻,只是在这里能看到她,属实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但看着庄清宁一家其乐融融的模样,庄元忠想起多年前在村中的事,心中满都是愧疚,可再想到被庄清宁指点,如今他和庄清荷的日子过得也是平安祥和,又忍不住会心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看庄元忠迟迟都收不回来目光,高个儿伸胳膊搂住了他的肩膀,“你这年岁,早就该说亲了,你倒也不心急,看你的眼神,是不是还是觉得早点成了婚,有了媳妇孩子的,日子过得更好一些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啊,你就别管了,我帮你留意着,看看哪家的好姑娘,你若是相中的,我跟你姐便去提亲去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庄元忠点头,随即笑了起来,“不过也得说好了,这无论是哪家的姑娘,唯有一条,可千万不能像我姐姐这般脾气这么大的,否则我可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可千万别让你姐姐听着,不然的话,今晚这鱼汤你一口都喝不着,只怕还得把这鱼骨头都给收拾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,说啥也不能让我姐听着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笑着,拎着渔网和水桶,往山谷外头走去了。

    山坡上,正是落英缤纷,暗香浮动的美景。

    两个小团子被楚瑾年举到了树枝跟前,小胖手将上头的花瓣一点一点的仔细给摘了下来,放到旁边那小小的竹篮子里头。

    等举的累了,桃花也摘的差不多,楚瑾年和庄清宁便坐在一旁的石头上歇息,看着楚子墨和楚丝雨两个人在桃花树底下嬉笑打闹。

    正值午后,夕阳西斜,西边天空的霞光,笼罩整个山谷,为山中美景,平添了几分朦胧之美。

    微风袭来,桃花香气沁人心脾,枝头桃花攒动,有鸟雀的悦耳鸣叫划破山谷的寂静,越发显得这山谷之中幽静,置身其中,大有悠然自得之感。

    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。

    说的正是此时惬意恬静的美好生活吧。

    庄清宁眯了眯眼睛,靠在楚瑾年的肩膀上,勾起的唇角满都是甜甜的笑。

    楚瑾年亦是笑,握住了庄清宁搭在他膝上的白皙手掌。

章节目录

长姐她富甲一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随梦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茶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茶暖并收藏长姐她富甲一方最新章节